月光下的恶作剧丨涛斯顿·居尔

Original 2017-11-16 蛟月犹 白杰FM. 王月蛟 Wang Yuejiao


"
月朦胧,透过月光看那人事物,像是隔了层层丝纱,缓缓地触摸到一片温柔。
"
去中央美术学院新美术馆溜达一圈,无意间看到了瑞典艺术家涛斯顿·居尔的《月光下的恶作剧》个展,被其中的虚拟牵线人偶表演剧场深深吸引,反反复复观看了好几次,直到现在脑海里还是不断浮现着那些画面...
...于是,夜幕降临!
月亮跌下山
一点点
无法看见
目中无人般飘荡
在交战的星星后面
太阳
几乎从来不曾等待
演员
黑夜
皮影戏
欢迎
欢迎来到牵线木偶的世界
开幕前,有争吵有哀怨也似有战争等各种嘈杂声混在一起,在黑色的幕布下隐藏着我们所生的大千世界;随着鼓锣敲打伴随的音乐声,一个白衣人偶断断续续地舞动双手,停驻等一等,第二层帷幕打开,三个黑衣人偶出现,随着前排的白衣人偶舞动,再等一等,等一等,第三层打开,是五个黑衣人偶....

多色灯光闪现交错,片刻寂静时的虚无,在每一笔沉重划过后是无限的延伸。

随之在月光下展开的深层梦境,像一缕迷幻的烟雾,来不及消散就躲到舞台幕布后,看不清道不明,让人捉摸不定。

想知道最后一层打开的那团迷幻是什么,却又不知道这短短的四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刚刚的声音、人偶、光影又恍恍惚惚地浮来浮去,思绪深陷其中,有种被抽空的感觉。
直到最后一段音乐提醒我,这一场表演结束了;也告诉我,下一场快开始了。如此循环反复,在美术馆一层的展厅,这九个无性别无时代感的陶瓷牵线木偶就这样有规律地表演着,不在乎来往的人流中有谁看,有多少人看,又都看到了什么。(现场观看效果更佳)
整个欣赏下来,从涛斯顿·居尔的作品所表现出的意象中,我也看到了中国传统艺术的美感。宇宙万物的总根源是"混而为一"的"道",大幕拉开首现一个白衣人偶。由一个白带出三个黑,去掉了偶数二和四,直接跳跃到五,奇数分裂后存在无数可能性。而人偶只有黑白两色,辅以灯光填补了黑白间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等迷幻色彩,给人更多的遐想空间,直至最后呈现出 "太虚幻境"。
与"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的阴阳平衡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对偶,每个独立的人偶就是世界中雌雄同体的永恒生物。从这个角度去想象的话,得多么妙!由此延伸的话题有太多太多让我难解难说。因为思考痛苦想做只快乐猪的念头,在这个时候是完完全全没有了。
另一方面,涛斯顿·居尔借"剧院"的形式去暗喻我们的世界以及采用锣鼓控制表演的节奏,让我想到了中国的戏曲。
或许艺术的至简化才会产生通用于不同文化的作品,也或许我们是处于同一月光下,涛斯顿·居尔的恶作剧我们也都曾不经意间看到过。很庆幸在中国能亲身感悟到一位瑞典艺术家所展现的月光下万物的美。

而且近十余年来,涛斯顿·居尔把他的艺术创作移到了中国,从2011年起,他将景德镇作为其创作基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这次展览,便是集结了涛斯顿在中国创作的经典作品。

更多现场图

王月蛟 Wang Yuejiao

FM97.4 17:00-19:00 pm. The article was published on the DJ's self media, '白杰FM'

Lyssna ...